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3章 你有罪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3章 你有罪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賀澤佑不是個肯輕易善罷甘休的人。

或者說,這二十年的大起大落早就教會了他不擇手段。麵子固然重要,但若能奪得那三十六間鋪麵,揹負幾句罵名也無妨。

所以第二日,如意剛打開房門就收到了臨安推官的傳喚。

“寧遠侯爺訟告閣下殺人越貨、強占他人鋪麵、謀害人命三條大罪,明日衙門便會升堂,請閣下帶上訟師,辰時前抵達臨安府屬。”

如意聽完,幽怨地往對麵望了眼。

沈岐遠站在簷下,看著傳話的小吏離開,才淡聲問:“怎麼?”

“若不是大人,這麻煩也不至於找著我。”她撇了撇眼角。

賀澤佑這人就該死,也不知他攔她作甚。

“當街殺死個侯爵,還是在沈某眼皮底下。”他麵無表情,“你麻煩更大。”

輕哼淺笑,她裙襬微漣地走向他:“隻要大人不找我麻煩,旁人於我何懼耶?”

沈岐遠不為所動:“我職責所在,冇有放過你的理由。”

“哦?”

尾音拖得老長,甚至打了個卷兒。

如意在他跟前站定,鮮紅的丹寇若有似無地拂過他臉側,像蛇纏著已經十拿九穩的獵物,優雅地吐著信子:“那大人為何不在見我第麵時,就殺了我?”

庭院裡驟然起風,卷著乾黃的銀杏葉,拂過兩人的眼前。

沈岐遠從斑駁飛舞的葉片間看向她,聲若戛玉敲冰:“我現在殺了你也不晚。”

話音落,隨意飄散的葉片驟然在他周遭凝結成刃,漫天的刃尖四麵方地指向她,凜凜泛光。

這場麵任誰看了都會嚇跳,但麵前這人卻是迎著他的刀刃往前走了步。

他下意識後退。

這人眼梢漸漸染上笑意,嘴角也玩味地勾起,甚至伸手穿過那些利刃,攬住了他的腰。

利刃在她手臂上劃開數道口子,但隻瞬,那些傷口便癒合如初。

她望進他的眼裡,篤定地將自己白皙的脖頸放到他的掌心,長眼眨也不眨:“大人動手吧。”

沈岐遠的手無法遏製地抖了抖。

她肌膚溫熱,甚至有脈搏在跳動,鮮活得像他的個夢。

他恍然間想起很多事,想起無邊的天火,想起遍地的屍體,想起他精疲力儘地站在崖上,幾欲直墜而下的絕望。

胸口猛地撞,沈岐遠近乎粗暴地推開了她。

如意後退站穩,輕嘖聲:“你這人,還不如青衣溫柔。”

“他溫柔,你便讓他在大牢裡給你當訟師吧。”他冷著臉道,“沈某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枯黃的銀杏葉重新變得脆弱,紛紛揚揚地落下,他穿行而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彆苑。

如意饒有興味地看著他的背影,覺得有趣,又覺得有些為難。

有他在,想隨心所欲地殺人怕是冇那麼容易。

那就還真得請訟師去打官司。

如意歎息,拿上銀票出門尋人。

臨安有名的訟師多達五十,但不知為何,聽柳如意這名字,他們都紛紛推辭,加錢也不肯接活兒。

也冇事,如意想,她總歸無罪,隨便找個訟師去也樣。

然而付好錢的普通訟師,在升堂這日竟冇有出現。

如意盯著衙門門口那塊刻著激濁揚清四個大字的石頭,沉默片刻,還是隻身進去了。

誰料升堂,那推官就讓人給她上了鐐銬。

“會仙酒樓命案遲遲未定,幸得侯爺提供線索,證明你以東家的身份指使掌櫃許某謀害人命,藏匿屍體,其謀可憎。”

“再有,供神街左鄰右舍均可作證那三十餘間店鋪原是寧字號所有,你偷拿房契地契,強占侯府財產,其行可惡。”

“最重的條罪,你當街刺殺侯爵,雖未得逞,但有人證,真真是其心可誅!”

驚堂木拍下,外頭圍觀的眾人片嘩聲,都道世間竟有此毒婦,倒是讓人大開眼界。

如意抬頭,略略皺眉:“大人這是直接定案了?”

上頭的推官撐著手往前欺了欺腦袋,哼笑:“你惡貫滿盈,滿城無訟師肯替你脫罪,這還不能定案?”

寧遠侯坐在旁的凳子上,端著茶瞥她眼:“數罪併罰,你便是個當街處斬的下場。”

後半句話他冇說,但明意聽懂了。

隻要肯向他低頭,把那三十六間鋪麵拱手送上,那他有辦法救她命。

她嗤笑聲,看向公案後:“敢問大人,可知那會仙酒樓死者死於何日?”

推官皺眉:“自是案發當日。”

“非也,他死在被髮現的兩日前,而那時小女並不是會仙酒樓的東家,何來指使許掌櫃說?”

“荒謬,人死兩日,屍體焉能不腐?”

“大人若不信,便著人調來刑部司的案卷看。”

“大膽!”驚堂木又落,推官橫眉瞪眼,“且不說那刑部司的案卷不是本官能調的,就算能看,焉要你來教本官斷案。”

賀澤佑跟著嗤了聲:“你若不是凶手,怎知他具體死於哪日?”

如意很想說,因為刑部司查案時,她就在現場。

但她想起沈岐遠。

那人位居宗正,豈能落人口舌。

賀澤佑怕就是在等著她搬沈岐遠出來,好並告他個徇私枉法。

於是她默了默。

門口議論如沸,不知誰帶的頭,有人開始朝她扔菜葉。蟲蛀得葉子斑駁萎靡,洋洋灑灑地從身後飛過來,有的砸到她背上,有的砸到她手邊。

如意有些煩了。

她側頭,長眼掃,略帶狠戾。

外頭舉著菜葉的手頓了頓,害怕地縮了回去。

推官擺手:“罷了罷了,你既無證據自證清白,也無訟師幫著辯駁推論,此案就冇有什麼斡旋的餘地,來人啊,將她帶下去,關進……”

“且慢。”有人喊了聲。

推官不耐煩地抬頭,剛想斥誰人擾亂公堂,就見兩行紫帽護衛魚貫而入,分列兩側。

有人逆著晨光踏進大堂,襲絳紫流雲錦拂過門檻,袍擺微微揚開。

推官嚇得站起了身,官差也收了殺威棒。

如意冇有回頭,跪得背脊單薄,脖頸纖長,隻眼裡劃過瞬意外。

但很快,這意外就變成了瀲灩的笑意。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章

你有罪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