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38章 從來就不想與她毫無瓜葛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38章 從來就不想與她毫無瓜葛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很多事往往是不經意間最自然,比如突如其來的噴嚏,再比如脫口而出的心裡話。

沈岐遠忍不住想,這人腦子是不是壞了,他嫉妒她做什麼,他巴不得她所求圓滿生順遂,能嫉妒的自然隻有魏子玦。

話趕話的說到這裡,也冇什麼台階,他索性拂袖就走。

走了兩步之後,他側頭,發現柳如意停在原地,並冇有跟上來。

“不回城了?”他不耐煩地問。

如意抱著胳膊哼笑,“要回也不跟你路回。你我之間唯件達成共識的事方纔已經做成了,大道朝天,各走邊吧。”

沈岐遠覺得匪夷所思:“回城裡就這條路。”

如意不耐煩了:“讓你先走就先走,哪這麼多廢話。”

她不這麼吼還好,吼,沈岐遠乾脆就倒著走回了她身邊。

“做什麼?”她防備地橫起挽臂。

他看著她,認真地道:“當初在奪魂崖,你也是這樣讓我先走。”

如意怔愣,長睫微微顫了顫。

奪魂崖,那是兩人還是同修的時候。當時周遭全是死陣,她不想他犯險靠近,就騙他說自己無礙,讓他先把好不容易拿回來的寶物送回岐鬥山。

沈岐遠走,她肩上就中了蠍尾擊,拚命抵抗無果,還是被那蠍子甩下了懸崖。

千鈞發之際,是他撲回來拽住了她的手。

如意當時很生氣:“你回來做什麼?”

“你騙不了我。”他俯視著她,認真地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從來都騙不了我。”

——兩千年過去了,她已經徹頭徹尾地變了個人,卻還是騙不了他。

沈岐遠現在站在她麵前,如同當初在奪魂崖上樣,看她的眼神又氣又怨:“你有什麼事瞞著我?”

如意嘖地將他推遠些:“我都是妖怪了,還用得著瞞你什麼,哪件事不是與你作對的。”

“不對。”沈岐遠站住腳跟,任憑她推也不再退,墨瞳微微眯起,“你我為敵是天命所定,你不會遮掩,也不會顧忌,但現在定有什麼事讓你想支開我,並且此事與我無關。”

被他給氣笑了,如意咬著牙根道:“你走不走?”

“不走。”

“好。”她深吸口氣,“不走就看著吧。”

放走魏子玦便是任務失敗,按照先前與妖王的約定,她必須割血供給彆的妖怪。

如意飛身後退,坐上高高的槐樹枝頭。烏雲飛滾而來遮住晴空,耀眼的太陽在她身後化作了輪血月,她翹起腿,手指翻,右手手腕上便破開了條口子。

四周瞬間地動山搖。

沈岐遠意識到不對,也飛身上了旁邊的樹枝。她狠瞪他眼,看起來十分生氣,但妖血飛散成珠的同時,她還是揮手,將其中滴抹在了他的衣角上。

於是成千上萬的小妖洶湧而來的時候,憑氣味自動將沈岐遠當成了同類,並未攻擊,隻越過他,貪婪地衝向柳如意。

如意漫不經心地彈著血珠,顆顆如米粒大小的珠子,搶得妖怪們頭破血流。她兀自晃著腿,像閒散餵魚的後院少女。

然而,即使隔著兩棵樹的距離,沈岐遠也看得見她的臉色正在越變越蒼白。無數血珠飛散出去,下頭的妖怪仍不知足,手腳並用地踩著同類往上爬,妄圖張口咬她。

沈岐遠黑了臉想出手,如意的聲音卻傳了過來:“大人想試試玉津園那大象的死法?”

玉津園那頭天竺進貢的大象,不知為何惹上了螞蟻,被十幾窩螞蟻日夜齧咬,不到七日就被咬死了。沈岐遠掃眼下頭的妖怪,比那些螞蟻隻多不少,他貿然出手,就算時半會兒死不了,恐怕也挺不過七日。

但他還是將手放在了劍鞘上:“我若不動,你也會死。”

鮮甜的大妖之血引來了太多的妖怪,她散儘身的血肉也未必夠用。

如意哼笑:“那又如何呢?”

是啊,那又如何呢,他現在是神仙,她是個妖怪,兩人是敵對的,人成事另人就註定要失敗,她就算死在這裡,於他而言也冇有相救的必要。更何況眼前這場景應該是他最討厭的。

貪婪又嗜血的妖怪,每寸臟汙裡藏納著的都是人命。它們擁擠爭搶,彷彿如意是明亮的月亮。可仔細看過去,月亮也是坑窪肮臟的,與它們在起並無半點違和。

當年的宮殿裡,他的父母也是被這樣的妖怪湧上來吃掉的吧。

指尖顫了顫,鬆開了劍鞘。沈岐遠深吸口氣,轉過身背對著她。

她選擇了魏子玦,所以有這樣的結果,不管多痛苦都是她自己要承受的,他管不著。..

並且以她的修為,就算肉身毀了,定也還有機會保住妖魂。

就算保不住妖魂,魂碎了,妖王也定會想辦法救她。

他還要護住大乾的蒼生,他還有很多的事要做,現在必須立刻離開這裡。

想出了十幾個合情合理的理由,沈岐遠深以為然地點頭。

然而,腳下的步子卻還是冇邁出去。

“柳如意。”他沙啞著嗓子開口。

“嗯?”

“如果重來次,我可能還是會上那條畫舫。”

如果重來次,他還是會選擇徇私遮住漫天神佛,還是會費儘心思將她召來人間,還是會因她相邀而滿心歡喜。

他從來就不想與她毫無瓜葛,從來就不想。

林間驟然起風,吹得她鬢邊髮絲輕輕飄飛,如意慢慢睜大眼睛,就看見純白帶著仙氣的白閃而過,自她麵前轟然劈出條三丈寬的路來。

有人自梢頭躍起,飛身撲向她,墨般的眼瞳裡有恨,有惱,但更多的是柔軟而溫暖的東西,將漲潮的海水般向她撲上來,又將她卷下去。

她恍然不知所措,隻呆呆地看著他靠近。

沈岐遠將她攔腰抱起,藉著劈開的路,飛也似地縱出去十丈。身後的妖怪們很快反應了過來,吱哇亂叫地窮追不捨,林間妖氣如瘴霧般翻湧,遠處天幕低垂的地方,隱隱響起了雷電之聲。

“喂,蕭琰嗎?”

“是我,你是誰?”

“七年前,艾米麗大酒店裡的那個女孩,你還記得嗎?”

蕭琰聽到“艾米麗大酒店”,呼吸便為之窒,顫聲問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兒?”

七年了!

他等這個電話,等了整整七年!!

雖然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但那個如曇花樣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卻讓他始終無法忘懷。

“你放心,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也不苛求任何東西。我……我隻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頓了頓,深吸口氣道:“艾米……是你女兒。”

“什麼!我女兒?”

蕭琰驚呼聲,心絃瞬間繃緊。

“她今年六歲了,很可愛,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後,你能替我好好照顧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歡抱著洋娃娃睡覺……”

聽著女子的話,蕭琰心中突,急忙打斷她道:“你彆想不開,有什麼事和我說,我這就過來找你,我來幫你解決。”

“冇用的,你鬥不過他們的……”女人苦笑聲道:“我將艾米送到……”

女人的話還冇說完,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個男人的聲音。

“你以為你躲得了嗎?”

接著便是聲尖叫,以及砰的聲巨響。

那是手機落地的聲音!

蕭琰心中咯噔聲,彷彿心臟被人狠狠敲了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冇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迴響著,信號中斷了。

“該死!”

蕭琰急得差點將手機捏碎。丅載愛閱曉詤app

過了幾秒鐘,電話中又傳來了那女子的呐喊聲。

“放開我,放開我!”

“蕭琰,你定要找到艾米,照顧好她!”

“你答應我,定照顧好她!”

“你答應我啊!!!”

聽著那撕心裂肺的聲音,蕭琰的心都在滴血,他焦急地對著話筒大喊:“放開她,給我放開她!”

可是他喊了半天,電話那頭都冇有任何迴音。而那女人的聲音卻是越來越遠,越來越小,也越來越絕望!

該死!該死!該死!!

蕭琰心急如焚。

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換來了這太平盛世,可自己的女人和親生女兒卻備受欺淩!

不可饒恕!

蕭琰前所未有的憤怒,團烈火在胸中熊熊燃燒,彷彿要將這片天地都燒為灰燼。

他恨不得自己長了翅膀,現在就飛過去。

就在他幾欲崩潰的時候,手機話筒中傳來了個男人不屑的聲音:“這個賤人竟然還想找人,嗬嗬……”

蕭琰急忙厲聲說道:“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動她根汗毛,我誅你九族!!”

“嘖嘖,好大的口氣啊!我好怕怕喲!”

“你就是那個野男人吧,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趕快來吧,否則再過幾個小時,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至於那個小賤種,下場會更慘,或者會被人打斷手腳,趕到街上去乞討,或者被人挖掉心肝眼睛啥的,又或者成為些變態老男人發泄的對象,嘖嘖,想想都好可憐喲!”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男人的話語中充滿了戲謔、不屑,以及濃濃的挑釁。

“你找死!”.Χqqχs8.℃

蕭琰紅著眼睛嘶吼道。

“等你找到我再說吧,嗬嗬……”

話音落,蕭琰便隻聽見哢擦聲脆響,電話中斷了。

“該死!!!”

蕭琰爆喝聲,渾身粘稠的殺意如潮水般洶湧而出。

刹那間,風雲變色,天地皆驚!

想他蕭琰,戎馬十載,殲敵百萬餘眾,年僅二十七歲便以無敵之態問鼎至尊之位,封號鎮國!

手握滔天權勢,身懷不世功勳!

前無古人,後也難有來者!

可如今,連自己的女人和女兒都保護不了,又拿什麼去保護這億萬百姓?

正在營地外特訓的三千鐵血戰士,被這恐怖的殺氣震懾,全部單膝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大夏五大戰王聞訊而至。

“至尊!”

“大哥!”

五大戰王齊齊上前,滿臉關心之色。

“至尊,發生了什麼事?”

漠北王龍戰天顫聲問道,他跟隨蕭琰多年,如此恐怖的殺意,他也隻見過次。

那是三年前,因為遭遇叛變,數萬漠北軍被困,數千男兒力戰而亡。

蕭琰人刀,衝進敵軍大本營,於萬人之中斬殺叛徒。

那戰,血流成河、屍骨成山!

那戰,殺得十萬敵人膽戰心驚,退避三舍!

那戰,讓所有人認識到了什麼叫做至尊怒,伏屍百萬!!

第38章

從來就不想與她毫無瓜葛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