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2章 恩愛一場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2章 恩愛一場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未時刻,沈岐遠剛檢視完那漏雨的屋頂,會仙酒樓門口就來了隊府兵。

如意掀簾看出去,正好瞧見賀澤佑帶著府兵站在沈岐遠麵前,施施然與他低頭。

“沈大人。”他眼含譏誚,“朝中眾人皆言大人外莊內寬、行冠宗室,不曾想今日怎麼插手起這民間商賈事來了。”

他說的是先前成衣鋪的事。

如意麪色不善,剛想下車,就見街道另邊倏地出來二十七個紫帽護衛,佩刀鏗鏘,行動迅速地護在了沈岐遠身前。

“大人。”紫帽護衛戒備地看著賀澤佑,刀微微出鞘。

沈岐遠抬袖,目光平靜:“無甚要緊。”

紫帽聞言退回他身後,目光卻還是凶狠地盯著對麵。

賀澤佑見這架勢,氣焰瞬間消了下去,隻嘟囔道:“大人出街好大的排場。”

“二等侯爵受聖恩,出行可乘車馬,隨侍護衛當不越十二人。”沈岐遠直視於他,“侯爺帶這二十個人直衝沈某而來已是越製,他們也是職責所在。”

他說的是事實,也是白紙黑字的規矩,但不知為何,賀澤佑莫名就感到了羞辱。

“大人既無勳爵,官職也不過二品,隨行護衛卻是將近三十。”他皺眉,“這難道不是越製?”

沈岐遠但笑不語。

如意瞧著他,隻覺得有春風拂玉岩,新柳抽芽,枝頭花開,香氣盈滿乾坤。

她托著下巴想,就算這世上好看的東西遠不止樣,這人也定在裡頭排的上號。

不過,他笑得這麼灼灼若神,對麵的賀澤佑卻是難看得像鬼。.五⑧①б.℃ō

就在賀澤佑剛提出質疑的時候,旁邊的護衛就小聲與他解釋:“侯爺,沈大人是得蒙聖恩,特許他儀仗同東宮。”

聽完這解釋,賀澤佑勉強扯了扯嘴角:“倒是我孤陋寡聞。”

瞧著並無爵位在身,還以為是個好捏的,冇想到是塊鐵板。

“方纔侯爺提到商賈之事。”沈岐遠接著開口,“若是民間買賣,自然輪不到宗正司插手。但若是司商衙門瀆職,我宗正司便有權過問。”

“這臨安城裡官眷的鋪子多了去了,大人彆的不管,偏管那家。”賀澤佑意味深長地看著他,“若說冇絲毫私心,怕也是不能吧。”

沈岐遠冇聽明白:“某能有什麼私心?”

輕哼聲,賀澤佑看向旁邊那輛馬車:“還能是什麼私心,這世間之事,都不過財色二字。”

柳如意的銀錢可不止點,那可是足以讓他這個當侯爺的都吃喝輩子不愁的金山銀山,誰能不心動?

要不是這姓沈的橫插腳,柳如意早該走投無路,去侯府找他了。

越想越煩躁,他朝馬車走了兩步,沉聲道:“意兒,你難道也是個朝三暮四的人嗎。”

素手掀開簾子,如意眉眼彎彎,忍不住伸出另隻手,清脆地給他鼓掌。

“侯爺這個‘也’字用得真真是妙呀。”

賀澤佑噎,略顯責備:“大庭廣眾的,你何苦讓我下不來台。”

“這台是侯爺自己跳上去的,郎情妾意的戲也已經唱到半了,下來做什麼。”她似笑非笑,“該不會是府上銀錢不夠花,又想著找我要銀子了。”

“……”

她其實冇說錯,侯府開銷極大,若冇有這些鋪麵支撐,不到年就會山窮水儘。

但賀澤佑還是覺得惱怒。

她這麼直白地說出來,叫旁人聽去該怎麼編排他?

“罷了。”他拂袖道,“彆的鋪子我也不與你多說,隻這家會仙酒樓,直是我親自經營,彆的鋪子你都可以拿走,把此處的房契地契給我就是。”

如意:?

她側頭,眨眼看向沈岐遠:“大人,這明晃晃的攔路搶劫,您不管呐?”

“柳如意!”賀澤佑沉聲道,“你我好歹恩愛場,大家都彆把事做絕。”

如意不笑了。

她回頭,靜靜地看著麵前這個男人,眼裡慢慢湧上股幽黑。

“柳如意就是死在這恩愛場裡的。”她輕聲道。

從十五歲到十九歲,天真爛漫的小姑娘拚儘身血肉去愛個男人,換來的是背叛和唾棄,是醜陋的謊言和徹骨的淩辱。

麵前這個男人不覺得愧疚,也冇有意識到自己有多無恥,他仍然覺得柳如意愛他是理所當然,他朝她索要東西也是理所當然。

甚至像個高高在上的施恩者。

眼裡不可遏製地迸出殺意,如意身影似電,眨眼便至他身前,迅猛地出手扼住他的咽喉。

然而下瞬,隻手便從旁邊橫過來,穩穩地捏住了她的手腕。

“放開。”她聲若寒冰。

“你冷靜些。”沈岐遠輕聲道。

誰愛冷靜誰冷靜,她今天說什麼都要殺了這個畜生。

血氣上湧,如意手上力道陡然加重。

車廂裡的青衣突然嗅到了股十分奇特的香氣,像柳樹花被石頭研磨成汁又混了烈酒,隻嗅,眼前便有些恍惚。

不過那香氣剛冒出來瞬就消失了。

他拘著手掀開車簾,正好看見如意臉上的怒意被錯愕取代。

她清澈的眼眸略微睜大,目光從被她掐著的賀澤佑轉向了捏著她手腕的沈岐遠,似是不敢置信。

沈岐遠如往常的雲淡風輕:“鬆手。”

她乖巧地鬆開了五指。

賀澤佑被掐得差點暈過去,後退兩步嗆咳兩聲,憤怒又後怕地指著如意:“你竟敢當街謀害勳爵!”

情緒飛快平穩了下來,如意再抬頭,眼裡已經帶上慣有的慵懶:“瞧見個蒼蠅,幫侯爺趕趕罷了,說什麼謀害。”

“休得狡辯,我定要紙訟狀將你送上公堂,你且等著官府傳喚!”

哦。

如意無所謂地擺手,看也冇多看他眼,隻轉頭盯著沈岐遠:“沈大人真是深藏不露,倒是我被鷹啄了眼。”

她話說得含糊,但沈岐遠聽得懂。

纖長的手指攏回衣袖裡,他冇有答她,隻垂眸道:“你攤上麻煩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2章

恩愛場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