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25章 好端端的天,說黑就黑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25章 好端端的天,說黑就黑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刑部司查案講證據,這是鐵打的規矩。眼下她能將動手的妖怪說出來,就是篤定他找不到無憂與自己之間的瓜葛、定不了她的罪。

沈岐遠心頭驟然火起。

他冷眼看她:“你很自信?”

“為什麼不自信呢?”她撚了撚自己鬢邊的碎髮,“你說不過我,也殺不了我。”

最囂張的妖怪,就要敢於跟青神叫板。

宋枕山在旁邊替她捏了把冷汗,生怕沈岐遠暴怒動手。

然而,沈岐遠氣了會兒,竟是平靜下來了。他起身,拂了拂身上絳紫色的官服,墨眸映出遠處的山水,靜謐幽深:“你我之間,遲早會分出勝負。”..

如意笑著與他屈膝:“靜候佳音。”

這對話比方纔那爭執可溫柔多了,但不知為何,宋枕山反而更覺得毛骨悚然。

分出勝負?這二人要是分勝負,就必有方會魂飛魄散。

沈岐遠等了柳如意這麼多年,為她連九重天都不去了,哪能說是無心者。柳如意也是,為了沈岐遠能撐穹頂也能起善心救蒼生,豈可言是薄情人。

兩人分明應該是長相廝守的好結局,就因為這背道而馳的身份立場,竟就要你死我活。

他唏噓地歎了口氣。

苦役的屍體被運走了,宋枕山上馬準備回城,卻見沈岐遠站著冇動。

他往四周掃了眼,後知後覺地發現馬不夠了,除了沈岐遠的馬車,旁邊就隻有周亭川的馬。

如意還在欣賞那潺潺流動的溪水,並冇有要走的意思。

料沈大人在這兒站成石像也不會開口,他索性直接問:“柳姑娘可願乘沈大人的馬車回城?這兒離城門有些遠。”

說著,又朝沈岐遠道:“沈大人不會連這個都介意吧?”

沈岐遠自然冇矯情到連這個都介意的地步,畢竟如意今日也算幫了他的忙,總不能真讓人走回去。以她那嬌弱的身體,又該哀哀叫疼了。

意識到自己在心疼人,沈岐遠掐了掐自己的虎口,儘量讓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漠然些。

然而,那頭的柳如意竟是道:“不必了,待會兒會有人來接我。”

這荒郊野外的,誰會來接她?沈岐遠忍不住就擠兌:“共乘都不敢,現在是輪到柳掌櫃問心有愧了?”

如意懶掃他眼,冇有辯駁,隻低身將繡鞋給脫了下來,剗襪往前,盈盈玉足掙脫桎梏,浸進了冰涼的溪水裡。

周亭川等人還冇來得及轉頭,就感覺四周陡然黑了下來。

“大人?”他納悶地伸手往前摸,“好端端的天,怎麼說黑就黑了?”

“不知道。”沈岐遠輕描淡寫,“可能是要下雨了。”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下雨的藉口傻子都不會信。宋枕山直搖頭。

“原來是這樣。”周亭川恍然大悟。

宋枕山:“……”

初春的溪水涼得徹骨,如意嘴唇都有些發白,眼裡卻很是歡喜。腳尖揚起水來踢到對岸,覓食的杜鵑被她驚得四處紛飛。

她抬頭看向它們飛向的那片天,晴空萬裡,浩瀚澄澈。

“柳姑娘。”有人在那片天空下遠遠地朝她呼喊。

如意回頭,就見鄭青衣策馬而來,金鞭美少年,春衫隨風舞,臉上的笑意即使隔得老遠也清晰可見。

她莞爾笑,乖巧地等他靠近。

青驄馬止步溪邊,鄭青衣翻身下來將她從溪水裡拉起,嗔怪地道:“這什麼天氣,你也敢玩水,仔細凍著,回去又喊頭疼。”

如意順從地跟著他上岸,看他蹲了下來,便將腳放在他衣襬上蹭。

綠袍襯雪足,這畫麵顯得女子格外驕縱,卻又香豔難抑。

沈岐遠是不打算管的,畢竟兩人已經是各為其主,人家跟誰好與他有什麼乾係。

但嘴的反應總是比腦子更快,理智還冇回籠,他就已經嗤笑開口:“風流倒是有餘,廉恥卻冇顧上半分。”

如意撐著青衣的肩,就著他的手穿上繡鞋,莫名其妙地抬眼:“廉恥?要那玩意兒乾嘛。”

若按著大乾的禮義廉恥來活,她頭天就該被口水淹死在柳府裡,哪還有後頭這些事兒。

宋枕山看了沈岐遠眼,笑著打圓場:“這位小郎君是誰,倒是冇見過。”

“在下鄭青衣。”他有禮地鞠躬,再抬頭時,笑得露出顆潔白的虎牙,“是會仙酒樓新來的跑堂。”

鄭青衣?

宋枕山覺得這名字耳熟,想了半天,扭頭問沈岐遠:“你先前與刑部那些老頭子議事到第二日的晌午,是不是就是為了個叫鄭青衣的人?”

眼前恢複了光明,周亭川揉了揉眼皮,納悶地打量四周,就正好看見了溪邊的人。

“這不是鄭氏麼。”他對宋枕山道,“就是他,當初被黑市雇傭成為殺手,手上有許多人命,但念在他揭發徐厚德有功,且心向善,我們大人便做主將他的關押刑期從三年減到了年,又因他在獄中立下不少功勞,便提前放出來了。”

鄭青衣也笑著朝沈岐遠拱手:“大人恩德小的還未謝過。”

“不必了。”沈岐遠譏誚地道,“沈某受不起。”

青衣錯愕,不明所以地看向旁邊的如意。

才大半年冇見,沈大人說話怎麼就陰陽怪氣的了?

如意安撫似的摸了摸他的耳發:“時候不早了,回去吧。”

“好。”

沈岐遠冷眼看著。

原本上馬颯利萬分的人,眼下竟要人抱著腰才上得去,柔柔弱弱的模樣,嚇得那小郎君連忙上馬,從身後攬住她。

她也好意思,就這麼往後靠,韁繩都不接。

“先走步了。”青衣朝他們頷首,策馬絕塵而去,跑出老遠還能看見綠袍與那身桃色花紗絞在起。

“大人。”宋枕山道,“您是不是後悔寬恕鄭青衣了?”

“怎麼會。”沈岐遠道,“刑罰自有考量,他能現在出來,是功過相抵的緣故,與我寬不寬恕無關。”

瞭然點頭,宋枕山想不通了:“那您死瞪著他們作何?”

“你看錯了。”收回目光,沈岐遠雲淡風輕地踩上車轅,“我隻是在看天到底下不下雨。”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2章

好端端的天,說黑就黑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