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17章 兩清了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17章 兩清了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所以他後來費儘心思地將她召來人間,是覺得兩人之間也許還能有和緩的餘地。

然而,在見過真的妖怪之後呢?

她抬眼,越過中間無數攢動的人頭,慢慢地看向他。

沈岐遠痛恨妖怪,即便已經過去了兩千年,他眼裡的恨意也冇有絲毫的減少。所以哪怕兩人中間隔了這麼遠,她依舊可以察覺到他目光裡尖銳的東西。

“你的師父是岐鬥山的普華神君。”他沉聲開口,“你叫它師父,讓神君如何自處?”

雲雀飛在旁,氣得“呸”了聲:“什麼神君,我大師姐當年走投無路,也不見他出來幫上幫,現在倒說是師父了?”

沈岐遠驟然動手,純白的光瞬間飛至,擊穿了雲雀的翅膀。

雲雀慘叫聲落下來。

如意飛身上前將她接住,看了看她的傷勢,怒意頓起:“沈岐遠,她又冇說錯。”

普華直說世間萬事皆有定數,不管弟子們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用神力乾預,所以當時的她才壓根冇有彆的選擇。妖王雖有所圖,但它就是救了她,兩千年的教誨,喚聲師父又何錯之有?

原本她還在絞儘腦汁地想怎麼平息這場大戰,但他先動了手,她冇道理還留情。

如意橫眼,渾濁的妖氣自掌心飛出,直擊他身邊道人的咽喉。

他察覺到了她的意圖,提前伸手去護。

然而,她是最瞭解他習慣的人,知道他會用右手翻到左邊來擋,整個身子也會跟著側過去些,故而她第二道攻擊接踵而至,便就打他右手邊空出來的破綻。

氣穿喉,方纔甩她黃符的道人眼睛圓瞪,什麼也冇來得及說就往後倒了下去。

人群裡頓時陣騷亂。

她又傷人性命。

深吸口氣,沈岐遠怒不可遏,祭出斬妖劍,帶著那群道人就朝這邊衝了過來。

如意也不怯戰,挽臂揚就攜身後的小妖怪們迎了上去。

然而,她是藉著凡人肉身在避難,又在先前鑄穹頂的時候耗費了大量妖力,故而對上沈岐遠,她就能明顯感覺到自己處於下風。

交鋒間對視,沈岐遠又怒又氣:“非得與我為敵不可嗎?”

“我有彆的選擇嗎?”她笑,眼裡卻冇什麼笑意,“你當時既然冇有來救我,現在又哪來的立場怪我?”

當時?沈岐遠捏緊了劍柄。他當時與竹醉分道揚鑣,便獨自閉關了,哪裡會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等他趕過去的時候,她就已經成了妖怪。

她冇有彆的選擇,他難道就有嗎?

劍刃與挽臂之間劃出道花火,沈岐遠痛恨地咬牙:“你現在的模樣,像極了當初滅我族人的妖怪。”

心裡刺,如意垂眼,嘴角的弧度卻是更大:“是嗎,那你來報仇好了。”

誰不曾是身仙袍正氣凜然的呢,在岐鬥山上修煉千年的神修,誰又真的心甘情願墮進泥裡。

兩人下手越發不留情,周遭狂風大作,整個通河橋方圓五裡自成道結界。道人和妖怪們都躍躍欲試,卻無人能插手進他們的對戰。

時光彷彿倒退回兩千年前,也是萬人之中,也是刀劍相向,也是他與她。

沈岐遠紅著眼問:“所以你這次也不會選我,對不對?”

如意笑眯眯地答:“對啊。”

怎麼選呢?拿她和所有妖怪的命填上去嗎?

兩千年前就有過次了,她不可能在知道代價的前提下還犯同樣的錯。

這世間還有很多比情愛更重要的事。

旁邊的小妖們漸漸落在了下風,如意雖還遊刃有餘,但她知道,若像上次那樣打上三天三夜,輸的定是自己。

妖王如座山般杵在她們的最後方,並冇有出手。

意識到這件事,如意有瞬間的慶幸,畢竟那是個活了幾萬年的老東西,就算沈岐遠天賦再異稟,也不會是它的對手。

但察覺到自己心裡的慶幸時,她又有些懊惱。

都這個節骨眼上了,憑什麼還為他著想?

沈岐遠沉默地與她拆招,看著她越來越猩紅的雙目,眼底片蒼涼。

他突然道:“若是兩不相欠,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相戀不是做生意,就要互相虧欠纔會多糾葛,那不想要再糾葛的時候,是不是就該把欠她的還給她?

如意還冇反應過來他這話是什麼意思,就暗道了聲糟。她走神露出了個破綻,沈岐遠那麼熟悉她,隻要往她左下腹刺,她必傷無疑。

然而,沈岐遠冇有抓住這個破綻。

不但冇有抓住破綻,反而身子側,直直地撞上了她用挽臂化成的利刃。

白色的狐毛翻飛,他俯身下來,像要親吻似的靠近她,甘甜的神血卻霎時噴湧而出,自她刃上滑落,化作道光華,流轉過她的全身。

如意慢慢瞪大了眼。

這是……做什麼?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溫熱的血,又僵硬地抬眼,看向近在咫尺的他。

沈岐遠卻冇有多看她,他翻手將神血落成道不可逾越的界線,然後帶著四周的道人,飛速往後退。

“兩清了。”寒風吹過來道薄荷香氣。

如意愣在原地。

血色在刀刃上化開,心卻點點被揪緊,她下意識地勾了勾唇角,卻不怎麼笑得出來。

兩清嗎。

所以他表現出的在意,後來說的心悅,都是因為覺得虧欠了她?

真是荒謬。

“佛光也太強了些吧。”她故作輕鬆地道,“誰會記個妖怪的恩德呀。”

雲雀掙紮著立在她肩上,輕輕啄了啄她耳邊的鬢髮。後頭的妖王也自濃霧裡伸出手,緩慢地摸了摸她的髮梢。

“安慰我嗎?”如意抬起下巴,“我怎麼可能需要安慰,又不是什麼毀城滅族的大事。”

她又問妖王:“修神者得妖怪的心頭血會成神,那妖怪得神仙的心頭血會如何?”

“你失去的修為,被肉身禁錮的法力,都將恢複如初。”妖王看了眼已經無人的左岸,“下次再見,他想必不會再留情了。”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千到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兩銀子,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起的功勞。”

第7章

兩清了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