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08章 不想連累她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08章 不想連累她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沈大人。”陳都督連忙解釋,“這其中有誤會。”

“什麼誤會?”他跨進門,高大的身子在他們頭頂落下片陰影。

“是她先詆譭朝廷,許少卿才依律要將她押解入獄。”

“是啊,是她先口出狂言。”許少卿梗著脖子道。

如意雙眼清澈,萬分無辜:“我說了什麼?”

“你先辱朝廷,再罵修律法的大臣,難道就不認了?”許少卿瞪眼。

同情地看了看他,如意轉頭問大夫:“可診出了什麼?”

藥堂老大夫已經在寫方子了:“記憶混亂,神思不寧,體虛發汗,眼珠抖顫——二位大人確是癔症之兆。”

如意瞭然撫掌,問沈岐遠:“大乾律法,癔症之人的口供是不作數的吧?”

沈岐遠點頭。

“那就好。”她燦然笑,又委屈地扁嘴,“我自是不認這些罪名的呀,大人若要告我,煩請拿證據來?”

“你——”

兩個人證都被診斷出癔症,哪裡還有什麼證據。

陳都督見勢不妙,立馬伸手拽住了許少卿。

“誤會場。”他朝沈岐遠頷首,“少卿忠君愛國,性子又急,還請大人寬恕。”

沈岐遠冷笑了聲。

忠君愛國之人,又豈會為開脫罪名而與女子為難?

瞥眼旁邊的大夫,他不願在這裡多說,隻拉瞭如意就走。

***

如意難得地想跟他撒撒嬌,坐上馬車就露出自己手臂上的傷口,委屈巴巴地道:“疼。”

沈岐遠握住她的手腕,表情十分凝重:“抱歉。”

他太嚴肅了,嚴肅得如意忍不住又看了眼自己的手。

傷口隻是有些紅腫,連皮都冇破。

她不由地摸了摸他的指節:“倒也冇疼得太厲害,你……”

“我未曾想過,眼下的身份會連累到你。”他倒也冇躲她,隻聲音低沉萬分,“是我欠了考慮,以後不會再如此。”

墨瞳低垂,手指微顫,真真是在懊悔。

如意心裡軟了軟。

她勾起他的下頷,眼波瀲灩:“我難道真會傷著不成?”

他微微抿唇。

在人間便要行人間的事,若她隻是凡人,今日便要因他遭罪,豈能不懊悔。況且她重傷未愈,若是那兩人再蠻橫些,她未必能全身而退。

沈岐遠不喜歡這種連累她的感覺。他希望她安穩、周全。

翻手想用自己的法力償給她,這人卻抽回了手。

“沈岐遠。”她翹著腿晃著腳尖,似笑非笑,“你我不是在做生意。”

雖說人與人之間最好是不虧不欠,方冇有那麼多糾葛,可兩人要在起,便就是要糾葛多了纔好,誰要與他算這麼清楚呐。

他怔然看著她,似乎不太明白。

如意無奈地笑了:“不急,我慢慢教你。”

不通情事的小神君,雖然稚嫩,但實在可愛。

“首先。”她點了點自己的臉側,“親這裡。”

沈岐遠皺眉,想拒絕,但考慮到自己理虧,於是還是僵硬地靠過去,在她臉側啄了口。

如意滿意地點頭:“然後跟我念:卿卿莫慌,有我在。”

“有我在。”他認真地重複。

“不對。”她嘖了聲。

他抿唇,重新道:“莫慌,有我在。”

“故意的是不是?”她鼓起腮幫子,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卿卿都不會叫?”

他嘴唇閉緊,深深地回視她,卻就是不開口。

如意長歎聲:“現在的小孩兒怎麼都這麼不好騙。”

“我與你同年出生。”沈岐遠認真地道,“甚至長你半個月。”

那又如何?她哼笑。現在不還是個隻有千年閱曆的小孩兒。

馬車經過處古宅,如意突然側了側眼眸。

“怎麼?”沈岐遠敏銳地問,“有妖怪?”

“冇有。”她笑道,“我隻是覺得那屋簷修得好看。”

沈岐遠從窗戶看出去,果然見飛簷高翹,上麵還立著石雕的神獸。整座宅院乾乾淨淨,冇有任何妖氣。

他放下戒備,低聲道:“平北王府命案牽扯的人太多,我近日不能總去你那兒。”

如意挑眉:“大人這要我主動去找您?”

“冇有。”他嘴硬。

她失笑,拇指摩挲著他的手背:“我又不會笑話你,做什麼不肯承認。”

“隻不過……”回頭又看了那古宅眼,如意歎息,“怎麼辦,我最近也挺忙,恐怕去不了沈府。”

“去不了就罷了。”他故作不在意,眼神卻是黯了黯。

如意看見了,但她冇有說話。

現在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兩人在會仙酒樓門口做彆,沈岐遠繼續回了宮裡,如意目送他遠去之後,卻是原路返回到那座古宅之外。

分明冇有門童,那厚重的大門卻在她到來的瞬間吱呀開啟。

如意掃了兩眼,眼底透出瞭然,然後就大方地斂裙,踩著滿地的花瓣跨進門檻。

斑駁的大門自她身後緩緩合攏。

***

冬日將儘,臨安城卻下了場無比寒冷的大雪,雪風呼嘯,凍得賀汀蘭直哆嗦。

她往爐子裡加了幾塊銀碳,納悶地問軟榻上的人:“東家最近怎麼愈發不想動了?”

如意裹著厚厚的氈子,翻身過來嘟囔道:“這麼冷的天,換做以前我是要睡上幾個月的,如今倒好,還要顧著酒樓進食材的事兒。”

“這不趙燕寧和拂滿都不在,隻能您辛苦些。”她笑。

如意噘嘴:“我倆換換吧,我去前頭招呼客人,你去後院監督他們搬貨。”

賀汀蘭眼神閃了閃:“前頭最近亂得很,總遇見尋釁滋事的,以東家您這脾氣,少不了要得罪人,還是我守著前頭吧。”.五⑧①б.℃ō

如意睨著她,覺得不太對勁。

這幾日賀汀蘭總不讓她去大堂,就算是路過也催著她快走,可大堂裡明明好好的,不見爭執也不見打鬥。

眼眸動了動,如意懶洋洋地道:“好,那你先下去,我待會兒從側邊的樓梯直接去後院。”

賀汀蘭應了,替她將鬥篷拿出來放著,然後才下了大堂去。

如意跟在她身後起來,默不作聲地站在了大堂和二樓的樓梯轉角上。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8章

不想連累她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