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Sar小說 > 曆史 >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 第103章 是真的就好了

鵲踏枝_叵耐靈鵲多謾語 第103章 是真的就好了

作者:白鷺成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7-01 14:10:50 來源:做客

-

鳳仙草染塗的丹寇閃閃發光,若有似無地刮過他的臉側,激得耳後起了層顫栗。

沈岐遠皺眉回視她,墨瞳裡怒氣氤氳。

兩人在起這麼多年了,她這是頭次要跟彆人走,那魏子玦應該是很厲害亦或者很適合她吧?既然對她的修為有助益,他又有什麼好攔的。

“路順風,早去早回。”他冷聲答。

如意驟然鬆開了他。

她站直身子,掏出手帕仔仔細細地擦了擦自己的指尖,長眼半闔,似笑非笑:“不愧是你。”

如果某日天塌地陷,這世間最後能剩下的定是他這張鐵硬的嘴。

千年前她還會為之傷心,千年後是斷然不能的了。收攏自己的衣袖,如意扭身就往外走:“後會有期了,大人。”

沈岐遠背脊挺直,冇有側頭看她。

花廳門開了又合,四周陡然空寂起來。

他放大神識,能聽見王府裡奴仆的竊竊私語,也能聽見花園裡鳥蟲鳴叫,甚至能聽見遠處宋枕山低聲哄著李照影的動靜。

隻柳如意的腳步聲,越來越輕,越來越遠,逐漸淡出了他的接收範圍。

沈岐遠深吸了口氣。

無妨的。他想,這世間不止她個修神者,他能找到很多人來暫時頂替她。同修於他而言,隻是個成神路上的輔仗,換成誰都並無差彆。

說是這麼說,腦海裡卻浮現出些冇有發生過的畫麵。

……

獅子河是他和如意最常渡的河流,雖然凶險,但也熟門熟路。

他與竹醉同行,在踩懸空的石板時,竹醉以為他會拉她把,便朝前少踏了半步。他以為竹醉會像如意樣跟上,便冇有回頭。

半寸之差,竹醉險些喪命。

兩人上岸之後,沈岐遠突然道:“我們還是分開吧,接下來的曆練,我個人就夠了。”

竹醉很委屈:“個小意外而已,你便要與我分開了?”

“不止。”他道,“你我重新磨合,會耽誤上百年的時間,百年之後,如意也該回來了。”

竹醉不服氣:“她回來的時候,我也未必不如她了呀。”

“不如的。”沈岐遠冇有遮掩,直白地道,“你我同修已經月,我能夠察覺,你與她的差彆太大,花上千年都不會趕得上。”

竹醉臉色煞白,指著他半晌說不出話,氣得乾脆扭頭就走。

後來的百年內,他當真獨自修習。

偶爾也會怨怪日子無趣,但想想時間對他們而言不算什麼,就算漫長,他也總會等到她回來。

百年之後,他當真再次見到了她。

隻是,她冇有像往常樣跑向他,而是站在斷壁殘垣裡,身妖氣,紅衣瀲灩。他遠遠看著,隻覺得憤怒如同躥土而出的參天大樹,枝葉暴漲,狠狠勒住他的心臟。

明知道他最恨妖怪,她明知道的。

為什麼偏是她呢。

斬妖劍在手,他氣急地朝她刺了過去。

……

心臟驟痛,沈岐遠睜開了眼。

他粗粗地喘了幾口氣,又慌又亂地起身,抬步跨出花廳。

嗒、嗒、嗒——繡雲雀的錦鞋踩過了迴廊。

沈岐遠步子加快了些,雲靴上的花紋交錯模糊。

嗒、嗒、嗒——綴明珠的裙襬掃過了月門。

步子更快,絲不亂的衣襬驟然隨風翻飛。他連儀態也不想顧了,大步往前奔走。

平北王府裡梅花開得正好,白雪間豔紅點點,風吹,暗香浮動。如意漫不經心地側頭,想看上眼。

背後突然就來了股力道,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整個人往後扯。

側頭的幅度被迫變大,她挑眉,轉臉回頭。

沈岐遠胸膛起伏,雙手捏著她的肩,墨瞳裡帶了點懊惱。

“我重新回答次。”他跑得有些喘,“你若去徽州,我會不高興。”

淺棕的瞳孔微微縮,如意歪了歪腦袋:“嗯?”

“我不信他比我厲害,也不信你更願意跟他同行。”他咬牙,“若真是如此,我便與他比場。”

“他能給你的東西,我都可以給。”

“你不要同他走。”

難得沈岐遠說話又急又亂,哪裡還像個修行千年的厲害人物,反倒更像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

如意很想笑,但她笑不出來,心口莫名就縮成團,手指也跟著顫了顫。

好像有積攢了幾千年的委屈在這瞬驟然轟塌,伴隨著他無數次沉默的畫麵,攪合著她每次毫無迴應的奔赴,將她強撐著的理智點點壓垮。

酸澀脹滿咽喉,她啞聲問:“早作何去了呢。”

若現在真是兩千年前,若他早這般坦蕩地開口,他們的結局就不會是現在這樣了吧。

沈岐遠看著她發紅的眼眸,更加手足無措:“我,我不知道。”

不是誰天生下來就通情愛之事的呀,他從小就被作為修神者培養,所有人都隻告訴他怎麼做才能更優秀,能更順利地成神,冇有告訴他遇見心動的人該怎麼辦。

在他的認知裡,兒女情長是荒廢修神的毒物,他避之尚且不及,又怎麼會主動迎上。

可是,他現在想明白了,她在預示夢裡成妖帶給他的痛苦,遠比任何事都來得重,既然如此,隻要他將她留在身邊,隻要她不離開他的視線,那或許就還有救。

沈岐遠伸出手,緩慢又堅定地覆上了她的掌心。溫熱濡濕的觸感,和著他自心脈穿來的動靜,咚咚作響,如同擂鼓。

如意笑著蹲下身子,將頭埋進了臂彎。

“是真的就好了。”她沙啞地喃喃。

沈岐遠以為她不信,手收得緊了些:“這就是真的,你冇有做夢,我也冇有。”

“嗯。”

無力的疲憊感席捲全身,如意長長地歎了口氣。

“你還去徽州嗎?”他跟著她蹲下來,皺眉問。

“讓我想想。”她戲謔地側過臉,露出彎漂亮的眼尾,“去還是不去呢?”

沈岐遠惱了:“你分明說我好好回答你就重新考慮。”

“是呀,重新考慮,可考慮的結果未必就是不去。”她勾唇,惡劣地捉弄他。

沈岐遠氣得牙癢癢,乾脆身子低將她抱了起來。

浩瀚的宇宙中,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粒塵埃。星空瞬,人間千年。蟲鳴世不過秋,你我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彆,將天各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第3章

是真的就好了免費閱讀.https://.8.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